相对论 独家对话“灵魂砍价国家队”:底价何来?

  “灵魂砍价”的医保谈判桌上,有一个关乎成败的信封,谈判开始时才会打开,写着这场谈判的底价。

  去年,治疗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从70万降价到3.3万,引发全网关注,药品和高值耗材的“以量换价”也再次成为全国两会关注的焦点。降幅如此之大,定价底气何来?除了现场的谈判专家,“砍价国家队”还有哪些角色?

  3月7日,在总台融媒体特别节目《两会你我他》中,央视新闻《相对论》记者庄胜春对话北大教授刘国恩。连续两年担任国家医保目录调整药物经济学专家组组长的他开宗明义:“信封里的价格,我们当然不知道!”

  庄胜春:不少人很惊讶这个降幅,除了以量换价的优势,从药物经济学专家的角度,还有什么原因?

  刘国恩:怎么去理解70万到3.3万。我倒不完全认为过去都是企业占据了丰厚的利润,或者完全是水分。就拿治疗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这个药物为例,这款药2016年就在美国上市了,发达国家已经卖了近5年,相当程度上得到了市场的回报,企业才有可能在中等发达国家、中等收入国家和不发达国家来降价。从这个意义上讲,也体现了全球合作,全球相互支持。

  医保基金的盘子,总量有限。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用的药能被纳入医保,如何权衡?

  庄胜春:大家关注的“灵魂砍价”,未来的方向,还是以慢性病、常见病为重点?

  刘国恩:这是肯定的,常见病、慢性病是中国医疗服务体系长期会面临的一个重要任务。如果慢性病能够得到更好地控制,就会节约大量的医疗费用,也会帮助我们更好地去帮扶、倾斜、支持罕见病患者,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独立的,而是高度相关,是互补的关系。

  庄胜春:有网友问:药卖得便宜了,会不会影响未来其他药品的研发?大量的谈判,会影响创新药发展吗?

  刘国恩:其实并不矛盾,完全的创新药,价格还是具有竞争力的。对于已经过了专利保护期、有了仿制药的,或者市场上已经有相当收益的药品,即使医保部门不采取大幅降价的动作,市场竞争本身,客观上也会对它们形成压力。把握得好,这就是一个良性互动的过程。

  刘国恩:国家也注意到相关的问题。过去几年,国家医保局推出了“双通道”——医保目录内的药品,可以在社会药店获取,也能报销,不会影响医院药占比等相关规定。另一方面,国家谈判纳入目录的药品,www.87171.com。一般都比较新,上市时间较短,市场铺开需要一定的时间。下一步,还是要加强医疗机构与医保政策的联动,同时调整医院管理方面的一些行政规定,减少这些问题的出现。

  庄胜春:有一位网友说,自己因为身体原因,一直要吃利伐沙班,以前国产的都要1100,现在只要5毛钱一片,相当于15块钱一个月,是一个巨大的降幅。他说,对于这些医保专家们的努力,我能力有限,无以为报,只好养好自己的身体以后,为国家为人民做贡献,真的是十分的感谢。底下还有网友劝他,好好养病,别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还有人建议,欢迎报考药物经济学,一起进医保局。

  刘国恩:看到这些评论,肯定是非常欣慰的,非常非常欣慰。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在医保目录准入谈判、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确实大大减轻了患者的经济负担。与此同时,从长远来看的话,国家支付能力、个人支付能力,不断提高才是根本。说一千道一万,最根本还是如何把我们中国的经济,更好地、持续地、稳定地,推向越来越好的增长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