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听落花的《花开春暖》百看不厌燕小陌这一本更上头稳坐榜首

  最近很多书迷都反应不知道看什么书好,不知不觉的就陷入了书荒的境地,作为老书迷的小编对此也身同感受。今天小编继续给书迷们介绍好看的小说,分分钟让书迷朋友们看上瘾不睡觉!看好的话记得收藏,不怕以后再书荒了!

  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闲听落花的《花开春暖》百看不厌,燕小陌这一本更上头,稳坐榜首!

  简介: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从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

  砰!长剑落地,乌婵嘴唇微微发抖,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不认得这只狗?”时雍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手拿热茶,轻泯看她。“你到底是谁?”乌婵个子很高,体态微胖,但皮肤白皙,双眼乌黑漆亮,眉眼间锋芒毕露,从小到大在戏班里习惯了,说话方式与别个不同,带了点腔调儿,字字清晰又锐利。时雍笑了笑,她从怀里掏出一支玉钗。这是从大黑丢给她的包裹里拿的,也是时雍的信物。当着乌婵的面,时雍把玉钗一折两断,从中抽出一张字条,递给乌婵。“我是时雍的结义姐妹,也是她的殓尸人。”她最终还是选择了这种更容易让乌婵接受的解释。“时雍死前把大黑和她的身后事宜,都托付给了我。”乌婵半信半疑,与时雍对视良久,盯着她不放,“你既然得了她的嘱咐,为何现在才来?”时雍沉默。本想平淡度日,不再给旧友惹麻烦,谁知时势不饶人?接二连三发生的事,让时雍有个不详预感,往后怕会永无宁日。“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长话短说。”

  时雍提起茶壶斟了一盏,递到她手里,语速清晰而缓慢。“我找你,是想请你帮我办三件事。”乌婵接过茶,不喝,只是看着她,双眼通红。时雍说:“第一,查查这种蛇。”她把宋长贵绘制的毒蛇图纸放在桌上,神情严肃。“第二,打听打听这样的玉令。”她又将拓印的玉令图案放在上面。“第三,帮我查一下宋家胡同宋仵作的傻妻,去了哪里?记住,三件事都要秘密进行,宁可打听不到,也不可让人知晓。”看她说话的神态,乌婵双眼亮了些许,“你查这些做什么?”“这个你不必知晓。”时雍皱眉,“这些事,知道得越少越好。”乌婵哼笑:“既然你和大雍有结义之情,她又把大黑和身后事都托付给了你,我们就是自己人,你不必与我这般见外。”说罢,看时雍沉默,乌婵慢慢坐到她的对面,一双眼睛微微眯起。“大雍不会自杀的。这事没人管,我偏不信邪,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你如何想?”她双眼动也不动地盯着时雍。火辣辣的,像有什么黏液粘在脸上。时雍眼前一片空茫,仿佛被那一日雍人园的鲜血迷了眼,好半晌没有说话,明明热茶入腹时已暖和的身子,渐渐凉下。

  简介:重生成古代美貌姑娘,和年迈的奶娘相依为命。虽是自幼失怙寄人篱下,可闲看小桥流水的生活依旧幸福。青梅竹马可守得住?砸在头上的富贵麻烦要怎么办?哼!见招拆招谁怕谁!

  直到第二天傍晚,李小暖身上的热才稍稍退了些,李老夫人打发孙嬷嬷和碧莲过来看了四五趟,周夫人也打发兰若过来看了一回。古萧被李老夫人留在了瑞萱堂,哪也不准去,连课也停了,让人去和夫子请了几天假,古萧团团转着,却不敢和李老夫人说要过去看李小暖,只不停的打发菊影和杏红一趟趟往松风院探看着。古云姗和古云欢也差大丫头过来看了两回,听说还好,也就放下心来。隔天,温大夫又过来诊了脉,调了个方子,小玉熬了药端进来,魏嬷嬷接过试了试,侧着身子坐到床沿上,将药碗递给半躺在床上的李小暖,李小暖接过药,苦恼的皱着眉头,闭着眼睛一饮而进。兰初忙接过空碗,递了漱口水过来,李小暖漱了口,苦着脸哀叹着:“这么苦的药,要吃到什么时候?!”“温先生说了,姑娘去年那场病就没调理好,如今就算风寒好了,也要吃个三两个月的药,好好调理调理!”魏嬷嬷笑着解释道,李小暖脸苦得更厉害了,往后重重的靠到了靠枕上,痛苦的哀叹起来。冬末掀帘子进来,曲膝请了安,笑着说道:“我回来了,嬷嬷赶紧去蔷薇院吧,大小姐该等着了。”魏嬷嬷点了点头,伸手爱怜的抚了抚李小暖散着的头发,李小暖笑着推着她,“嬷嬷赶紧去吧,早去早回。”魏嬷嬷笑了起来,起身告了退,出门去了。

  冬末悄悄挥手斥退了小玉和兰初,看着两人出了门,侧着身子坐到床沿上,低声说道:“前两天姑娘身上发着热,人也糊糊涂涂的,我就没跟姑娘说这事。”李小暖直起上身,微微有些紧张的看着冬末,冬末往前挪了挪,接着说道:“前天晚上姑娘身上起了热,又请温大夫过来诊了脉,过后我就去瑞萱堂给老祖宗回话,护民图库护民网乖乖图库,回了话出来,少爷让菊影姐姐叫我进了暖阁,偷偷和我说,大小姐嘱咐他了,让他说他是和姑娘一起跌进湖里的。”李小暖一时怔住了,呆了半晌才恍过神来,香港六会彩公司开奖结果。转头看着冬末低声问道:“是大小姐让他这么说的?”“是!少爷说,大小姐和二小姐也是这么跟老祖宗和夫人说的,大小姐嘱咐少爷别乱说,少爷就又嘱咐我别乱说,少爷说,大小姐说了,若是老祖宗和夫人知道他这样淘气,敢自己往湖里跳,肯定会气坏的!”

  简介:闲听落花的《花开春暖》百看不厌,燕小陌这一本更上头,稳坐榜首!五福重生之前,根本不知道有重生一说.重生之后,才知道老天爷一定是看她上辈子太顺遂,所以送她来这最讲道德廉耻秉行女戒的古地受苦受难,叹可怜!堂堂的琢玉高手一朝魂穿到身世不堪的农女身上,被人欺被人辱,包子娘还劝她百忍成金?

  五福把自己这些日子精心雕出来的一根翡翠簪子轻柔的插在了周氏没有半点首饰的发髻上。阳光正好,光线落在那根簪子上,越发显得翠绿透亮,与乌黑的发丝相映,像是发了光似的,耀眼夺目。五福稍微退了一步看了看,满意的笑了。虽然整个设计和雕琢的过程中,开始时因为手势不算熟练而磕磕碰碰的,后来是越投入其中就越来灵气,前辈子的记忆和手法都回来了一样,直到最后完工了,反复的打磨修整,才出了这根翡翠簪。如今看着簪子插在属于它的位置上,五福吁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堕了自己前辈子鬼才首席玉饰设计师的名头。翡翠簪子并没有多重,可周氏仍觉得头上一沉,下意识地把那根簪子拿了下来,拿在手上细看。通体翠绿的簪子,簪头并头雕了两朵盛开的梅花,花蕊灿然鼎立,花瓣晶莹盛开。而在开全了的梅花边上,又一个半开的花苞及一个以叶子包着的含苞待放的小花苞,每个细节恰好,看着俱是栩栩如生。假若那花蕊是有那么一点红色的话,那么,这就是两朵真的梅花吧?周氏呆呆的想。“取了您的名字一个梅字,所以雕了梅花,这是梅娘簪,娘,您喜欢吗?”五福笑问。没错,五福给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作品取名为梅娘簪,以周氏的名字。周氏抬头看她一眼,又低下头看着那簪子,食指的指腹轻轻的刮过那几朵花,眼睛渐渐蒙上一层光水雾,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她双肩慢慢的抽动起来,五福一愣,抿着唇站在那里,试探的唤:“娘?”她才叫出口,就被周氏一把给抱在了怀中,呜哇的哭了。五福身子僵硬,听着眼前这身材比自己还要矮小的妇人那凄戚的哭声,一言不发,半天才搭着她的肩膀,安抚性的拍了拍。周氏哭得更厉害,手里紧紧的捏着那根簪子。如果说前些天周氏只是怀疑,只是逃避五福的真正身份,那么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五福不是她从前的五福了。她的五福,哪里会雕琢这么漂亮精致的簪子啊,那个孩子,连刀都没拿过几次。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大家有什么想对小编说的吗?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小编就能看到哦,期待你的留言~